英国法下租家提前还船而长期市场价格不存在时船东损失的计算——英国王座分庭商事法庭判例分析


2013/8/8 17:22:15 来源:伯宁律师 作者:初北平 黄青业 浏览次数:3190次

英国法下租家提前还船而长期市场价格不存在时船东损失的计算

      ——英国王座分庭商事法庭判例分析

初北平  黄青业*

 

Measure of damages to Owners for Charterer’s repudiation where there is no market for the unexpired period at the date of termination

-study on a case of Queen’s Bench Division Commercial Court

 

Beiping CHU, Qingye HUANG

 

摘要:该案主要涉及英国法下在租家提前还船时,如何计算船东损失的问题。该案先是提交仲裁,而后租家不服裁决起诉到商事法庭,法官的判决最终推翻了仲裁庭的裁决。本案确立了租家提前还船时计算船东损失的标准,值得航运界去借鉴与思考。

关键词: 期租;错误提前还船;长期市场价格;损失计算

 

一、案情简介:

2008年2月22日,被告Korean Line Corparation作为船东与Glory Wealth Shipping Pte Ltd作为租家签订经修订的NYPE期租合约。合约约定将M.V. Wren轮租给租家,租期为至少36个月,至多为38个月,租金率是39800美元每天。因受经济危机的影响,200811月份租家提出提前还船,船东接受并认为这是租家预期违约,这使船东有权提出终止该期租合约。

该争议被双方提交到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进行仲裁,并且由两名仲裁员组成仲裁庭进行了审理。租家随后确认他们的终止合约行为接近于对合约的预期违约。因此,该案件唯一需要仲裁庭裁决的核心问题即为船东损失的计算问题。

显而易见,在终止履行合约时期租合约存续期间与合约剩余期限相对应的市场价格无法获得。因此,问题便成为如何在此情况下去计算船东的损失,也即如何确定计算的标准。仲裁过程中,船东提出一个“混合”计算方法,即参照自该轮进入市场至2009726日止的现货市场上航次租约的损失,与从该日后租约余期的市场租金费率的损失(尽管该日后并未为该轮实际订立长期租约)

船东认为在2009年6月或7月,对于未到期的、相当的租约(还有近两年租期)来说,市场已经复苏。尽管其决定并不利用该复苏的市场,但并不妨碍他们恢复以市场为基础的损失。对此,租家持相反观点,并不认为市场已经复苏。船东没有将船舶放在所谓复苏时间时的长期合约下,而是一直将它放在现货市场。租家认为应计算船舶实际交易损失。

船东主张,一旦市场复苏,不应去计算实际损失,计算损失应依据一个相当的、替代的两年期租约的市场费率去计算。但租家并不认同,其认为可获得市场价格时的计算,由“The Elena DAmico”这一判例确立,但该计算方式仅适用于终止合约时有可获得的市场价格。在没有可获得的市场价格时,船东索赔的损失应是实际交易损失。

仲裁庭裁决的损失支持了船东的主张。仲裁庭原则上没有采纳租家的主张,即船东不能基于租约未履行期间的实际和市场损失去而提出“混合”计算方法。仲裁庭支持了船东的损失计算方法,并认为该计算方法是以市场为基础的损失计算,因为其使损失可以在预期违约后很快地、相应地被量化,这促使争议能在合理的时间内得以解决。在租约余期很长的情况下,基于实际损失的损失计算方式不太合适。考虑到该种情况下对于确定市场费率的法律适用问题,一旦可行的市场费率可被确定,则其应成为确定损失的准则。

裁决作出后,租家不服,于是向王座分庭商事法庭提起诉讼。

 

二、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的主要争议焦点即为船东损失的计算问题。

船东的观点:(1)依据“The Elena DAmico”判例提出“混合”计算方法,即在租家预期违约至2009726日该轮有市场价格这段期间,计算其实际损失,而在2009726日之后,依据该市场价格与租约约定的价格之间的差额去计算租约余期的损失。也即船东的损失应为依据两者计算的总和。(22009726日市场价格的确定依据是船舶进入航次租船的现货市场,则市场价格这个计算依据得以确定下来。(320097月时船舶市场已经复苏,但船东决定不利用复苏的市场,不过这并不妨碍船东恢复从那时起以市场为基础的损失。

租家的观点:(1)不认可船东主张的混合计算方法,认为“The Elena DAmico”判例确立的船东依据市场价格计算损失的前提是在终止履约时有可获得的市场价格,,而非在终止合约之后的一段时间才有。(2)不认可船东确定的所谓市场价格,因为该市场价格不是类似相当的长期定期租约的市场价格,而是船东依据航次租约把船一直放在现货市场的计算结果。(3)并不认为20097月,租船市场已经复苏。(4)船东的索赔损失应依据船东的实际损失去计算。

仲裁庭的裁决:(1)仲裁庭采纳了船东的计算方式。在确定损失时,预期违约后的余期损失的评估应针对相当于余期的期租合约进行,法律倾向于在相似条件下进行便利地比较。如果在终止合约时存在租期为30个月的期租合约,则其将被视为计算损失的标准。但事实上那时是没有该标准。(2)考虑到在确定相当于预期违约余期租约的市场价格时依据的法律,一旦可行的市场确定下来,则应作为计算的损失的标准。(3)进一步认为该计算方法是以市场为基础的损失计算,因为其使损失可以在预期违约后很快地、相应地被量化,这促使争议能在合理的时间内得以解决。

 

三、法院判决:

审理该案的Blair J法官将“The Elena DAmico”判例中的损失计算的权威公式作为其判决一个起点。他赞同上述判例中法官的观点,评估合约余期的合约价格与市场价格不同之处的时间点就在于终止履行合约的时刻,而此时存在可获得的市场价格。其中隐含之意就是无辜第三方的实际损失可能会比该数额多或者少。

然而,在不存在可获得的市场价格时,违约时的损失评估原则就不是绝对的。在商业合约中,获得必然的可能性取决于最主要的原则即获得赔偿不应超过合约约定的获益。换句话说,在一定条件下,若没有可获得的市场价格,损失的计算数额为船东在相同的财政情况下、如同租家已履约情形下的数额。

Blair J法官还参考了没有可获得市场价格时的权威案例,如“The Kildare [2010] EWHC 903 (Comm)”。[1]该判例认为,随后的、终止履约后的市场复苏价格不能作为评估计算船东损失的标准。他认为,从20097月起的损失评估不能仅以当时市场复苏为基础,因为这将违反损失同等条件下、假设已履约时受害方损失可追偿原则。在终止履行合约时、没有可获得市场价格以及仅在未履约余期很长一段时间后市场复苏的情况下,评估损失依据船东的实际损失。法官还认为,评估损失应当依据通常规则,包括自我减损原则。除了减损,如果损失不能在合约结束前评估确定,而当时的未履约余期期间没有正确的计算损失方式,后期的市场复苏可能也会被视为计算未来损失的因素。

因此,法官判决允许租家上诉,并且撤销了仲裁庭的裁决,以船东到合同约定的期满日期——2011621日的实际损失为索赔数额。

 

四、评论:

 

(一)长期租约违约救济的难点

英国法所确立的合同违约损失赔偿的大原则是以赔偿“期望损失”为主,但在实践中,违约后造成的“期望损失”的法律障碍依然很多。这是因为短期租约相对容易找到替代市场,违约后的损失赔偿计算也相对容易。即使在违约时不存在市场价格,非违约方也可以待替代合同履行完毕,再根据实际损失来计算。但对于中长期期租合同而言,非违约方的损失赔偿计算将会比较复杂。

1.      因市场波动导致违约时不存在替代租约的市场

       由于中长期租约的租期可能长达十几个月甚至数年,这对于每天都会有较大波动的租船市场而言,期间可能出现的市场变化难以预料,很可能在违约时由于种种原因不存在能够作为损失计算基础的替代租约的市场价格(租金率)。这种情况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在近年来十分常见。当租约解除后的未履行期限仍较长,订约方(尤其是船东)很可能无法在市场低迷的背景下找到愿意订立与未履行期限相应的租约。

2.      在损失计算时,仍有损失尚未固定

在租约违约损失计算中,经常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在非违约方计算损失时,期租合同的原履行期仍未截止,这样就存在着一部分损失(比如正常履行合同的期望损失)是发生在未来临的这段履行期内。比如,一个五年期的定期租船合同在履行一年后因租家违约而导致船东索赔,但船东计算赔偿数额时会将后四年的期待损失一并向租家索赔。

上述情况下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一是在未来临的这段履行期间的实际损失如何计算呢?比如上面例子中提到的后四年的实际损失(当然,实践上在计算损失之时,剩余的履行期应当少于四年)在计算时并未确定下来,在这段时间中也会存在很多变化因素。二是若租约正确履行,船东主张期望损失的利益并非一次性获得,而是平均分配到各个租金的支付期间。但在出现违约赔偿时,索赔方一般会主张违约方一次性支付违约赔偿。这种情况下,船东实际得到的赔偿实则与合同正常履行情况下获得之利益不相符,尤其考虑到几年中的通货膨胀以及赔偿金在原合同剩余期间内可能产生的利益等因素。

(二) 合理的计算方式

在违约损失赔偿的基本原则和计算方面的基础上,针对发生在未来的损失赔偿计算,可以分为两种情形来探讨,即存在市场价格的情形与不存在市场价格的情形。

1.      存在市场价格的情况

根据英国法下,合同违约损失计算的初步方法,若违约日存在一个“通用市场(available market)”,则对于违约赔偿,应当根据该市场价格来确定。这一观点在前文所提到的The Elena D’Amico案中被英国法院所再次强调。

该案中,Elena D’Amico是一艘悬挂意大利旗的油轮,船东和租家于19711214订立租船合同将该轮租于租家,租期自交船日起三年的时间。租家的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意大利沿海运输,且船东也被认为清楚租家可能将该轮用于沿海运输。后在租期内,租约合同因船东违约导致合同解除,租船人因此提起索赔,但租船人并未在合同解除后租进类似的船舶作为替代。仲裁庭在审理中认为该案存在几种对于违约赔偿的计算方法,并作为一个“特别案件(special case)”将此问题作为法律问题提交高等法院裁判。仲裁员提出的几种计算方法为:(1)根据租家租用Elena D’Amico轮的租金与同样的船舶的市场租金率之差额来计算;(2)根据租家通过租用该船本会得到的利润来计算;(3)考虑租家在197414月会将该轮租用于意大利沿海运输的利润来核算。最终法官认为,针对上诉的法律问题,鉴于根据仲裁庭查明的案件事实,租家不从市场租用类似船舶的行为是自身的“独立决定(independent decision)”,与船东违约无关,且类似船舶在违约时存在符合要求的市场,因此,计算损失的合理方法是以租用Elena D’Amico轮的费用与在市场上租用一艘类似的船的费用之差额来计算。

       因此,作为一种初步方法,若违约时存在替代物的市场,一般来说,非违约方的损失赔偿应当按照市场价格与合约价格之差为基础计算。

2. 不存在市场价格的情况

在违约时不存在替代物的市场,则非违约方不可能从市场中采购产品弥补被解除的合同,比如货物,或服务(比如租约合同)。由于市场价格方法仅是初步方法,在这种情况下,非违约方的损失应当根据违约损失赔偿的基本原则,以使非违约方回到合同履行的经济状态为目的。这样就需要比较非违约方在租船合同未履行期间内的实际收益经济状态与合同履行后应当达到的经济状态。

如上文曾提到的,若租期较长,则很可能在计算损失时,原合同剩余租期尚未截至,对于未来临的时间中的“实际”经济状态如何确定,则是一个相对复杂的问题。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租船市场持续低迷,上面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在The Kildare”案[2]中,法官经过分析证据认为在违约当时不存在与原租约同类型的租船市场。在前文中提到的TheWren”案中,法官也认为在违约是不存在与原租约同类型的租船市场。

The Kildare”案中,David Steel法官在判决中指出在运用“时价原则”计算损失中替代物必须与原合同相同的要求,“如果存在通用市场,则该市场必须是具有同等条款(在运费或租金之外)的期限为4年半的运输包括铁矿石与煤在内的散装货物的连续航次租约或期租。这里提到的一个问题是对于‘同等条款’的要求是否广泛到包括了航区限制(在系争合同中是从西澳大利亚至中国的范围),或者说巴西到中国航线的租约是否可以被接受。在我的判断中,为了将替代租约作为一种市场替代物,航区限制应当与现有的租约相一致。当然,如果是为了减少船东损失,船东可能会寻求将其船舶租用到其他航线,但这种做法并非是在任何有关的通用市场中寻求替代租约的做法”。同时,对于后续时间中市场重新出现的情况是否会被考虑到损失计算公式中的问题,Steel法官认为,“船舶在违约日之后结束每一次现场租约的时间是随机的。事实上,船东可能会错过通用市场重新出现的时机。”因此,Steel法官不认为船东有义务在每一次现场程租(Spot Voyage Charter)结束后都回过头来审视定期租船市场,或者要求船东忽视短期期租而缔结同时出现的较长期的租约。最终,法官根据船东在违约后订立的两个程租合同以及Kildare轮作为替代船后来开始履行另一个较早连续航次租约(CVC)的情况估计损失,并以Kildare轮预计在原CVC未履行之时间内一直履行此CVC为基础估算了损失。

The Wren”案是在the “Kildare”案作出判决之前上诉到高等法院的仲裁案件。在该案中,仲裁庭采纳了这种混合计算法来计算船东的实际损失,即以2009726市场复苏为分界点,之前根据船东实际缔结的程租租约所证明的损失来计算,而之后的实际损失根据市场复苏后的符合未完租约期的相应市场租金率来计算。但法院却认为此方法违背了违约损失计算要让非违约方复原到合同实际履行的状态的大原则,要求仲裁庭重新按照船东实际损失来计算租家应当承担的违约赔偿数额。

3.      一次性支付未来利益的扣减

对于未来的损失赔偿计算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本应是非违约方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获得的收益,在违约损失赔偿中主张一次性支付是否合理。

对此问题,笔者认为,从违约损失赔偿基本原则来分析,可能会存在一定的不合理之处。首先,因为在定期租船合同下,租金是按期支付的,因此,对于在计算损失时尚未来临的支付期中的租金,船东一方并未实际有利益,而承租人一方也未有支付造成的损失,所以,若在合同履行期未截止之前,一次性将期租合同下非违约方的损失由违约方全部支付,则有违背合同违约赔偿基本原则的可能。比如作为船东,五年后支付的与今日数额相等的租金,在考虑通货膨胀因素下,其实际的价值应当并不等于,甚至很可能是会小于现在所支付的租金数额。因此,在经济上,将非违约方本应在今后几年分期得到的利润一次性支付,会使非违约方得到额外利益,同时也增加了违约方的义务。

对于这个问题,英国法下有针对此类一次性补偿的扣减支付制度,即discount of accelerated receipt。该制度比较普遍适用的是在人身损害或劳工纠纷中,也被作成文法化规定在英国的一系列法律中。具体扣减百分比,在英国是由Lord Chancellor定期公布调整。在违约损害赔偿案件中,法官也会适用该制度来调整合同违约一次性赔偿的数额,法官有权进行自由裁量,但也会参照当期官方公布的扣减比例。比如在前面提到的TheKildare”案中,法官在对损失计算作出裁决后,也同时认定了一次性补偿的扣减为每年5.5%,同时考虑到航运的特殊性,法官依据自由裁量权在考虑到船舶可能全损或公司破产等情况的基础上又增加了5.5%。这种实践做法与法律规定,充分体现了民事赔偿制度的补偿性的特点,比较好的解决了对于远期损失一次性赔偿这一个问题。

我国《合同法》与《侵权责任法》均未在远期损失的一次性赔偿(如人身伤亡、工资补偿、合同违约赔偿等)中进行此类规定。笔者认为,英国法下的该制度使远期损失赔偿制度与合同(或侵权)赔偿的补偿原则相一致,充分考虑了双方的利益平衡,值得我国立法中加以借鉴。

 

 



* 初北平,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青业,辽宁伯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1]这一判例由于比仲裁出来的晚,因此仲裁员庭在作裁决时没有能够参考。

[2] Zodiac Maritime Agency Limited v. Fortescue Metal Group Ltd. [2010] EWHC 903 (Comm).


微信扫描二维码
关注伯宁律师公众号